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八一中文网 >> 大明王侯 >> 第307章 公爷发威

第307章 公爷发威

京师锦衣卫镇抚司衙门。

数十名身着飞鱼锦袍的侍卫开道,一乘蓝昵官轿晃晃悠悠行来,在侍卫的簇拥下,官轿停在衙门前,侍卫恭敬的掀开轿帘,身穿绯红官服,胸前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麒麟的萧凡款款走出官轿,站在衙门前注视着门前的牌匾,目光很深邃,不知在想着什么。

门口值守的锦衣校尉见来人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急忙跪下行礼,口中齐喝道:“参见指挥使大人。”

萧凡神情冷峻的点点头,举步便往衙门内走去。

自从回京到现在,萧凡一直忙着与京中的大臣们叙旧应酬,每日的吃请不断,升为国公后,已经算是进了勋爵班子,京里那些开国将臣的后代纨绔们也不得不跟他们来往招呼一番,身在官场,有些事情纵不喜欢做,却也不得不做,京师的官场由一个又一个的圈子组成,要想在朝堂里掌握发言权,萧凡必须与每个圈子保持良好的关系。

直到今日,萧凡才腾出空来进衙门办公。

走进镇抚司衙门,前院内依旧一片繁忙,无数人行色匆匆走来走去,见萧凡进门,大家都楞了一下,接着如梦初醒,急忙黑压压跪倒一地见礼。

萧凡抿着嘴,目光扫视了一圈,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怎么有这么多的生面孔?”萧凡扭头问曹毅。

曹毅现在还是锦衣卫的千户,闻言嘴角一抽,冷笑道:“你不在京师这一年,纪大人统领锦衣卫衙门,兴许当初的旧人他看不太顺眼,全部换了一茬儿新人。”

萧凡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很快又恢复正常。

“罢了,换就换了吧,不亏职守,各行其事便好……”

一边说,萧凡一边往里面走去,心中却生出几分怨怒。

但凡一个衙门的主事者,别的权力他可以放手,但人事权和财政权是一定要紧紧抓在手里的,否则下属没了制约,怎会对他敬畏?

纪纲的手伸得太长了。

进了三堂,穿过一片幽暗的小树林,萧凡走进了三堂左侧的屋子,这间屋子是他的办公室,锦衣卫所有的情报公务,萧凡都是在这间屋子里办理。

推开门,屋子里一股浓郁的霉味,显然是久未进人了,门开了以后,萧凡皱着眉,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两步,见门内整洁依旧,长长的书案上并没有想象中堆积如山急待他处理的公文函件,只是空荡荡的摆着几支纸笔。

“这是怎么回事?公文……”

曹毅没等萧凡的话说完,便好整以暇的指了指对面的屋子,那是副指挥使纪纲办公的屋子。

“明白了,公文都送去纪大人那里了,对吧?”

曹毅点点头。

“也就是说,我这个指挥使现在就像一件摆设,仅供欣赏,对吧?”萧凡语气中渐渐蕴含怒气。

“差不多是这意思。”

萧凡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压下心中的怒火。

他知道纪纲有野心,可他没想到纪纲夺权这么快,招呼都不打一声,换了人,接手了公务,完全将他这个正牌的锦衣卫指挥使晾了起来,架空了他的权力,下属篡了上司的权,这是官场大忌,当年萧凡在江浦的时候,也帮着曹毅演了这么一出,没想到报应来得真快,几年后萧凡居然被自己的下属篡权了。

做人做事,积德行善才是王道,缺德事干多了,迟早轮到自己倒霉,眼前就是教训。

扭过头,萧凡指着自己的脸,冷冷问曹毅:“你看看,仔细看看我的脸,看出什么了吗?”

曹毅打量半晌,摊手道:“除了英俊,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啊,谢谢……不,这不是重点!你没发现今天的我长得特别好欺负的样子吗?”

曹毅摸着下巴深思:“不说不觉得,你一说,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

萧凡怒哼一声:“长得英俊就该当花瓶吗?长得英俊又不是我的错!”

曹毅:“…………”

“曹大哥,你去把袁忠叫来,我离京时升他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嘱托他署理衙门一应事务,他就是这么给我办事的?”

曹毅应声而去。

没过多久,曹毅匆匆进了屋子,一脸怒色。

“大人,袁忠不在衙门。”

萧凡一楞:“不在就不在,你干嘛这么生气?”

曹毅哼道:“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萧凡皱了皱眉,起身便朝袁忠办公的屋子走去。

推开门,原本应该属于袁忠的书案边坐着一名穿着飞鱼服的中年男子,样子很陌生,萧凡不认识。

中年男子见萧凡进来,吃了一惊,赶紧起身绕过书案,躬身朝萧凡施礼。

“下官庞英,见过指挥使大人。”

萧凡左右环视,看都不看庞英一眼,冷冷问道:“袁忠呢?这间屋子不是他的吗?”

庞英额头微微冒汗,讷讷道:“这个……萧大人明鉴,袁忠他……他已被缉拿下狱。”

萧凡大吃一惊,这才转过头,正眼盯着庞英:“袁忠下狱了?什么时候的事?本官为何不知?”

庞英躬着身子,头也不敢抬,颤声道:“下官……下官不知。”

萧凡双目圆睁,眼中散发出几分杀机,语如冰珠一字一句道:“本官再问你一次,袁忠为何下狱?”

空气凝固了,仿佛一双手狠狠掐着庞英的脖子,令他喘不过气来。

“下官……下官只听说袁忠不敬上官,被副指挥使纪大人今早拿入了诏狱……”庞英两腿直哆嗦,不停的擦着脑门上的汗。

“不敬上官?这是什么狗屁理由?”萧凡勃然大怒。

曹毅在一旁冷冷说着风凉话:“只怕是纪大人喜欢百依百顺的下属,老袁太过冷硬,拉不下脸来拍他马屁,纪大人不喜。”

萧凡眼睛如毒蛇般盯住庞英:“袁忠入了狱,你又是什么人?为何在他屋子里?”

庞英浑身抖得愈发厉害,颤声道:“下官以前是锦衣卫百户,被纪大人赏识,今早刚取代了袁忠的位置,升为锦衣卫指挥佥事……”

“赏识?”萧凡冷冷一笑。

曹毅乐了:“一个小小的百户直接升为指挥佥事,他娘的升官比老子还快,庞大人想必是个难得的人才,才使纪大人不拘一格把你提拔起来。”

迎着二人凌厉的目光,庞英脸色苍白的低下头,不敢再发一语。

萧凡冷眼打量着庞英,见他眼神躲闪,目光中露出几分奸诈,不时瞄向门外,仿佛等待有人搭救一般,当即萧凡心中有数,这家伙多半是纪纲一党,二人狼狈为奸,袁忠下狱与面前这个庞英也脱不了干系。

好好一个锦衣卫衙门,竟被纪纲弄得乌烟瘴气,当初勤恳办事的官吏都被换下,提拔上来的人全都是一帮逢迎拍马,只知窝里斗的废物,这个衙门从骨子里开始烂掉了。

萧凡出离愤怒了,他感到很痛心,努力数年才使得锦衣卫这个称呼在朝堂民间赢了几分好名声,结果他外出征战一年,竟被纪纲摘了果子,摘就摘吧,他却把好果子变成了烂果子,这实在让萧凡无法接受。

难怪他不在京师的时候,纪纲有胆子祸害大臣,无法无天至极,原来锦衣卫已被纪纲掌握在手里,自己这个正牌的指挥使不知不觉间被纪纲架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前世今生,只有萧凡抢别人的份,从没人敢抢他的东西!

盯着庞英半晌,萧凡气得浑身直抖,良久,萧凡暴喝道:“来人!”

“在!”数名贴身侍卫现身抱拳。

萧凡转身便走,冷冷丢下一句:“摘了这个庞英的乌纱,剥去官衣,给我把他吊在衙门门口,谁敢私自放他下来,斩!”

“是!”侍卫们齐声大喝。

庞英大急,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萧大人,下官无罪,为何拿我?下官无罪!”

萧凡理都不理,快步出了屋子,曹毅紧随其后,侍卫们只听萧凡的命令,不管庞英如何大吼大叫,上前用手一打,庞英头上的乌纱帽被打飞,刺啦一声,绯红的官服也被侍卫们撕烂,庞英只着一身白色里衣,又惊又怒被侍卫们两边一架,拖出了屋子,直奔衙门门口而去。

庞英愤怒大吼,嘴里不停大骂,侍卫们听得不耐烦,反手一掌劈在庞英脑后,庞英哼都没哼一声便晕过去了,任由侍卫们像拖死狗一般拖向大门。

衙门里面全是人,萧凡闹出的动静不小,顿时传遍了整个衙门,不少百户,力士,校尉们围成一圈,看着刚上任还不到一天的指挥佥事庞英被萧凡的侍卫拖了出去,众人眼中一片惊惧。

萧凡脸色铁青的进了自己办公的屋子,曹毅跟在后面问道:“大人,要不要我现在去诏狱把老袁放出来?”

萧凡摇头,冷冷道:“袁忠先待在诏狱里,谁把他关进去的,谁把他放出来,既然出了手,这记耳光我一定要打得响亮!”

庞英被侍卫们吊在门口旗杆上的同时,锦衣卫副指挥使纪纲得了信,匆忙赶来衙门,走进了萧凡的屋子。

“下官见过国公爷。”纪纲一进门便躬身行礼。

萧凡冷冷道:“免了,本官受不起纪大人的礼。”

纪纲神情不变,直起身子道:“下官听闻国公爷今日一来便撤了庞英,想来必是庞英这混帐得罪了国公爷,国公爷略施薄惩也好,让这帮不开眼的混帐们懂点规矩。”

“略施薄惩?不,纪大人你想错了,本官没打算略施薄惩……”

纪纲脸色一变:“国公爷的意思是……”

萧凡冷冷道:“先把庞英在咱们衙门前的旗杆上挂三天,三天后庞英若没死,押赴菜市斩了!庞英全族流放琼南。”

纪纲脸上闪过一抹怒色,沉声道:“国公爷,不知庞英所犯何罪,竟受如此重罚?”

萧凡盯着纪纲,道:“本官反问纪大人一句,指挥佥事袁忠所犯何罪?”

“袁忠不听下官号令,公中私下常对下官有诋毁之言,这等不敬上官之徒,不该治罪么?”

“几句话不顺耳就把他拿下,纪大人好大的官威呀……”

“国公爷,请恕下官放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袁忠处处针对下官,下官若不惩治他,堂堂锦衣卫副指挥使何以服众?”纪纲振振有辞道。

砰!

萧凡站起身,狠狠一拍桌子,怒道:“照你这么说,纪大人你现在顶撞本官,本官是不是也该把你拿下治罪?”

纪纲脸色涨得通红,使劲忍住一口气,躬身抱拳道:“下官怎敢顶撞国公爷?下官只是与国公爷论一论道理而已……”

萧凡冷冷道:“纪大人想讲道理是吧?好,那我们就讲一讲道理,袁忠对上官不敬,犯了纪大人的虎威,纪大人把他抓了杀了,都是他活该,同样的道理,庞英对本官不敬,本官也可以把他杀了,是这个道理吧?”

“敢问国公爷,庞英如何对您不敬了?”

“我说有,他就有,纪大人,你不信么?”

“恕下官冒犯,下官委实不信。”

“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纪纲气结:“国公爷刚刚不是说要讲道理的吗?”

“你在我面前胡搅蛮缠,我还跟你讲什么道理?那不是傻子吗?”

纪纲一阵眩晕,胡搅蛮缠?到底谁在胡搅蛮缠?

心念电转,纪纲顿时明白萧凡今日这么做的用意。

这家伙摆明了杀鸡儆猴,要用这样一种方式高调的在诸锦衣卫官吏下属面前立威,大声昭告他回来了!

威信和权力一样,一山容不得二虎,萧凡的威信重新立了起来,换而言之,纪纲的面子便被他踩在了脚下,若任由他把庞英杀了,他纪纲将来还如何在锦衣卫衙门里立足?

几番思索,纪纲很快有了决断。

满脸怒色忽然一收,纪纲脸上飞快布满笑容,爽朗笑道:“国公爷,下官刚刚想明白了,袁忠这人生性耿直,沉默寡言,所谓不敬上官,怕是我误会了……”

萧凡也笑了,笑得和纪纲一样虚伪:“原来是一场误会,如此本官便放心了,误会嘛,说开了便好,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犯了错能改正,纪大人你说对不对?”

纪纲神情一滞,接着又笑道:“国公爷所言极是,下官这就命人把袁忠放出来,官复原职……”

“不,不……”萧凡摇头,脸上带着笑,眼中却一片冰冷:“本官觉得,还是劳烦纪大人亲自走一趟诏狱,把袁忠放出来,不能伤了下属的心呐,纪大人你说呢?”

“下官……遵命!”纪纲的笑脸凝固,咬着牙应了。

萧凡满足的叹了口气:“一团和气,满堂欢喜,世界充满爱,人间洒满阳光,多好……”

“国公爷,庞英他……”

“袁忠关了多久?”

“今早下狱,不足三个时辰。”

“那就把庞英吊三个时辰后再放他下来吧,身为副指挥使,纪大人总得一碗水端平,不能厚此薄彼,伤了下属们的心呐……”萧凡笑眯眯像个和善无害的天使。

“…………”

***************************************************************

纪纲刚刚提拔的锦衣卫指挥佥事被英国公萧凡挂在旗杆上吊了三个时辰,此事在第一时间传遍京师六部九卿衙门。

朝野震惊!

好一记响亮的耳光!

人人拍手称快,朝堂所有大臣们的目光顿时紧紧盯住了两位当事人,萧凡和纪纲。

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人的矛盾渐渐明朗化了,将来的大明朝堂谁主沉浮,全看二人斗法谁输谁赢了。

**************************************************************

PS:祝大家中秋团圆。

明天,准确的说是今天,我请假一天,回家跟父母吃团圆饭,不单独发请假章节了,老请假,挺惭愧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大明王侯请大家收藏:(www.8lzw.com)大明王侯八一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大明王侯最新章节 - 大明王侯全文阅读 - 大明王侯txt下载 - 贼眉鼠眼的全部小说 - 大明王侯 八一中文网

猜你喜欢: 我要做皇帝昏君大学士特种兵之种子提取大师宋时行超神至尊兵王大宋帝王楚氏赘婿问道三十年汉乡娇妻如云大宋超级学霸特种兵:神级选择系统隋唐君子演义数风流人物无良皇帝长乐歌明朝好丈夫楚汉争鼎明天下刑徒重返大隋我要做门阀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将血承包大明
完本推荐: [柱斑]幻梦全文阅读无量真仙全文阅读机甲爸爸与机甲父亲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大少归来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赚钱真的好难哦!全文阅读惑国妖后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蜀山全文阅读诚邀少侠断袖全文阅读光暗之匣全文阅读国师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撩神[快穿]全文阅读造化之门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天下第九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万族之劫快穿反派不好哄直播之铁拳暴击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震惊了全世界天道宠儿开黑店国民影帝太会撩山河盛宴都市大进化时代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假装自己是学霸NBA之众生之上帝妃临天前任无双宋先生你又装病重生嫡女悍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祖,我来自地球末日超级商店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承包大明从1983开始万道剑尊神魔之玥上为尊

大明王侯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明王侯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明王侯txt下载手机版 - 贼眉鼠眼的全部小说 - 大明王侯 八一中文网移动版 - 八一中文网手机站